<progress id="lxvjz"></progress>
<cite id="lxvjz"></cite>
<var id="lxvjz"></var><var id="lxvjz"></var>
<var id="lxvjz"><strike id="lxvjz"><thead id="lxvjz"></thead></strike></var><cite id="lxvjz"><video id="lxvjz"></video></cite><cite id="lxvjz"><video id="lxvjz"></video></cite><var id="lxvjz"></var><var id="lxvjz"></var>
<var id="lxvjz"></var>
<cite id="lxvjz"></cite><var id="lxvjz"><strike id="lxvjz"></strike></var>
<var id="lxvjz"><video id="lxvjz"></video></var>
<var id="lxvjz"><strike id="lxvjz"><listing id="lxvjz"></listing></strike></var>
首页 首页 资讯 查看内容

《羞答答的那些事》&全文在线阅读【全章节】

2020-01-31| 发布者: 相山新闻网| 查看: 135| 评论: 1|文章来源: 互联网

摘要: 注:凤凰网科技讯北京时间1月31日消息,据路透社报道:【小说】【羞答答的那些事】最新章节_无弹窗全文免费阅......
注: 凤凰网科技讯北京时间1月31日消息,据路透社报道:

【小说】【羞答答的那些事】最新章节_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txt电子书免费下载,全章节小说

在【琴儿书社】这个微信公众号,回复书号:568, 阅读全章节。


摘选以下是精彩章节内容:


刘国栋今年五十二岁,九年前老伴因病去世后,老刘一人拉扯着独子刘杰生活。

前年儿子娶了媳妇,老刘算是完成了任务。儿子懂事,怕老爹在农村没个搭话的伴,有个好歹没人照顾,索性把老刘接到城里跟他一起生活。

这会儿老刘坐在沙发上盯着电视里的排球女将乐的是合不拢嘴,那些朝气蓬勃活力四射的女孩一次次夸张的大幅度动作过后,胸前那对颤颤巍巍的两坨嫩肉,看的老刘喉咙直冒火,裤裆里那根沉寂了八九年的老枪不自觉的有了些反应。

儿媳李燕再次走出卧室,两条白嫩的大腿紧紧并在一起,半弓着腰白皙娇嫩的脸庞上红晕迥异,柳眉间夹着痛苦望着沙发上的公公欲言又止,还是没好意思开口。

李燕是真不好意思,老公刘杰在一家外企上班深得老板器重,结婚这两年刘杰有一多半的时间都处于出差状态。对男女那点事食髓知味的李燕就有些按捺不住了。

前些天无意间得知风油精抹在下面能体会到与男人一起做那事的感觉。李燕脑子一热忍不住就想试下,可这不试还好一试李燕连死的心都有了,下体火辣辣的一片,如果不是顾及公公坐在外面,李燕都能叫出声来。

“闺女,你这是咋了?不舒服就和爸说啊?!?

老刘早就注意到儿媳的不正常,李燕来来回回跑了几趟洗手间,他有些忍不住了,万一出啥事他可不好给儿子交代。

“没,没事爸,肚子有点不舒服,可能吃错东西了?!?

李燕强忍着腿间的痛疼敷衍了刘老一句,下身的灼热火辣的痛感早就把李燕折腾的筋疲力竭,那还有心思说话。

关上浴室门褪下睡衣李燕岔开腿打开了花洒,水柱“噗”一声,往双腿之间的柔嫩洞口喷去,水流冲击之下,那灼热的痛感终于缓解了一分,但很快下面又痛又痒,更甚之前。

“??!”

忍受不住的李燕还是叫出了声。

这一嗓子吧外头正看电视的老刘吓了个激灵,隔着门大喊道:“闺女,咋了这是,叫啥呀?是不是碰见啥事了?”

“没…没,爸我没事,??!”

碍于害羞,李燕还是不肯说出实情,向来端庄的她若是把这么羞人的事说出来以后还怎么见人。

身体上痛苦与道德伦理让李燕左右为难,毕竟是个女人,下身的痛苦的刺激下李燕眼泪刷刷往下流,权衡利弊,李燕崩溃道:“爸,我…我那个下面出了点事,疼得要死…啊…”

“啥?啥地方出事了?你开门,爸进去瞅瞅!”老刘听了这话顾不得电视里的香艳画面,拍着门喊道。

进来?那岂不是要被公公看光?

李燕迟疑了几秒,不敢让公公进来,她是个传统的女人,更何况这还是她的公公。

这么想是好的,但腿间柔软处传来的那股子火辣辣的灼伤感实在让李燕崩溃。

她现在已经不单单担心肉体上的痛苦了,她在想风油精造成的伤害会不会更大,会不会对生育有影响,她还没给老刘家生一个一男半女的,万一出啥意外,这辈子怕是就完了。

一想到以后不能生孩子了,李燕也顾不得面子问题了。

“爸,其……其实,我大腿被蚊子咬了,我用风油精的时候,不……不小心沾到下……面那地方了,疼的要死,怎么办?”李燕刚说完,娇美的脸蛋又是一阵抽搐。

老刘老脸一黑,心想怪不得儿媳妇今个不对劲,原来风油精弄到那个地方去了,想到这里,老刘担心之余,心中不禁升起一丝难以名状的兴奋。

家里住在三十层,哪有什么蚊子,儿媳妇这么做必是另有隐情,莫非儿媳跟自己一个样寂寞了?

想到儿媳寂寞了,老刘下身本就有点反应的老枪瞬间站了起来,忍不住浮想联翩。

儿媳刚大学毕业,肌肤嫩的跟豆腐一样,身材又丰满火辣,特别是那一对硕大的奶子,又大又挺,屁股像熟透的蜜桃一样,又肥又翘,好像一把就能掐出水来。

“啊,这个……爸倒是知道个土法子……”。

“爸,你快说。啊……痛死了!??!”老刘话还没说完,李燕迫不及待的打断了老刘的话,她实在是等不急了。

这一声娇哼把老刘的魂都勾飞了,脑海里不自觉浮现出儿媳妇痛苦至极的表情,还有她胸前那两个白花花的大奶子,他艰难的吞咽下口水:“这…听说用盐水可以克风油精,你等等,爸去帮你取?!?

老刘咳嗽一声,把冲了碘盐的碗递到门缝前,心脏一阵乱跳:“给,闺女你自己用盐水往……那里灌一下就好了,你伸手接一下?!?

“谢……谢爸?!崩钛喟衙糯蚩惶醴?,伸手来接。

一股白色的水雾从门缝飘出来,接着就是她红晕遍布的俏脸,纤细白嫩的胳膊,锁骨真是性感,下面那硕大的奶子居然露了一半出来,上面还有几道水珠,诱人欲滴。

老刘两眼看的直发光,直到门“砰”一声关上,他才反应过来,下身那杆老枪早已挺的直直的。

儿媳妇也太诱人了吧!

老刘咂了咂口水,本想转身离开,但双脚却不舍得动。

不能走,万一儿媳出啥意外,自己不好跟儿子交代!老刘心里暗自安慰一声咽了口口水,脑袋紧贴在门上,耳朵里顿时出来了儿媳痛苦哼声。

这哼声听的老刘嗓子眼直冒火,手掌不由自主探入裤档,握紧了那杆早已挺硬的棍子。

洗澡间里,李燕端着盐水碗,俏脸皱成一团,下面实在太痛太痒了,弄的自己都站不稳,还要自己用盐水灌下面的小洞,她自己哪搞的定?

可是这事又不能找公公帮忙,想了想,还是咬咬牙,用一种蹲马步的姿势,左手端碗放在那柔嫩的洞口下面,右手勺着盐水往火烧一样的缝隙里撩拨。

“啊……”

李燕倒抽了一口凉气,盐水刚触到,私蜜处顿时传来一阵酸爽,李燕全身一麻,一屁股坐在地上,差点把碗都摔了,但下一秒小洞深处更加痛痒了,疼的她眼泪在不停打转。

李燕抹了一把泪,难受又委屈,再这样下去,下面肯定会被风油精烧烂掉,可她自己又灌不进去盐水。

不能在这么下去了,李燕咬了咬牙心中安慰道,反正公公也不是外人,看了就看了吧,想到这里,她把碗放在地板上,取了浴巾把身子盖了起来。

“爸,你能不能来……帮我一下,我一个人不行?!?

话音刚落,门就开了,老刘胀红的老脸探了进来。此时李燕半躺在地板上,裸露的香肩玉腿白嫩光滑,浴巾下一片曲线妖娆,两个硕大的奶子把浴巾顶出一片带着凸点的形状,随着呼吸不停的晃动,看的他心惊肉跳,浴巾仅盖到大腿根,露出的两截玉腿夹的很紧,不时痛的扭捏晃动。

这香艳的一幕看的老刘浑身冒火,眼睛直往那被浴巾盖住的两腿之间打量。

“爸!”被公公盯得不自在,李燕忍不住出言道。

“哦,别怕闺女,来,爸……来帮你?!崩狭豕首鞑恢匚实溃骸肮肱?,要爸怎么弄,你说?!?

李燕虽叫了公公进来帮手,可是人到眼前,又觉得非常难堪,必竟是她的公公,怎么能让他看到自己那么私蜜的地方?一双纤腿下意识夹的更紧。

“往下面,里面灌…”李燕羞脸都埋进了胸口。

听到这话,老刘下意识的咽了咽口水,心砰砰乱跳,虽然也幻想过儿媳妇但老刘不敢相信,自己有一天能看到儿媳妇下面。

“来,叉开双腿,不然不好灌盐水?!崩狭醵俗磐胨档?,见李燕一直没动静,强忍着发颤的音调劝道:“闺女,爸知道你为难,可是你不叉开腿,爸怎么灌呢?”

李燕正左右为难,两腿间的缝隙深处忽然传来一阵钻心的疼痛,直钻进宫颈深处,不由惨哼一声,全身颤抖。

老刘一看急了,这样下去还得了?直接伸手抓着儿媳妇的两条腿,往两边撑开,李燕羞的不行,还想夹紧,可是下面的疼痛让她放弃了抵抗。

双腿叉的开开的,下面那私蜜处顿时逞现在眼前。

一片乌黑的毛发下面,是两片蚌肉一样的柔软,中间的缝隙一片粉嫩,随着儿媳妇的惨哼,像小嘴在呼吸一样,张张合合,水光潋滟,诱人至极!

呼!太漂亮了,不愧是年轻女人!

老刘浑身一震,双眼死死盯往儿媳妇两腿之间的缝隙,也不怪他,他已经很多年没碰过年轻女人,这一下激动的全身冒火,裤裆直接撑起一片。

“啊……爸,你快,快点,??!”李燕羞耻的睁不开眼。

“哦,好!”老刘回过神,一手端着碗,一手勺着盐水向儿媳妇的缝隙里泼,由于不敢碰触到儿媳妇的下面,所以盐水只泼到了缝隙外面。

“啊……”李燕惨叫一声,虽然不好意思让公公往深里弄,可是缝隙里面却疼的更难受。

“爸,你……你灌的深一点,里面疼!”

闻言老刘浑身一震,由于太过激动,手指不停的颤抖着,听着儿媳妇叫的那么痛苦,他却非常兴奋,那痛苦的叫声简直把他憋了几年的老火都勾起来了。

把碗凑到儿媳妇两腿之间,抵着那柔嫩的缝隙,右手勺着盐水,颤悠悠的抵在洞口的嫩肉上。

一咬牙,手指掰开了洞口的嫩肉。

“啊……”李燕娇躯一颤,公公的手指太粗糙了,她下面又太过紧致,这摩擦有点疼,但是却有种特别的刺激,湿湿的。

“儿媳妇,好……好些了吗?”老刘的老脸胀到发紫。

李燕羞的不敢睁眼,但私蜜的缝隙深处仍在灼烧刺痛,只好硬着头皮催促一句。

“爸,能不能再灌深一点?!?

“那……那得换个姿势,你趴着,容易灌进去?!?

老刘艰难的吞咽下口水,这样看着儿媳妇诱人的私处,谈论着这么禁忌的话题,让他有种深深的罪恶感,却又无比的兴奋,连喘气声都粗重了。

李燕嗯了一声,虽然觉得很羞耻,但事情已经这样了,只好乖乖听话,更何况公公只是帮自己解决麻烦,并不是那种苟且之事。

想到这里,心里有了些安慰,按公公的吩咐,跪趴在地上,把脑袋埋的很低,屁股却撅的非常高,方便灌入盐水。

这个姿势,呼!

儿媳妇跪趴在地上,那两团硕大奶子被压扁,白嫩平滑的背部曲出一片惊心动魄的雪白,那两个臀片翘的高高的,肥美圆润,中间是粉嫩的、略微张开的湿润缝隙。

老刘喉咙一阵干渴,有种控制不住的冲动。

他已经很久没有见过这种场面了,太刺激了,特别是她那粉嫩的缝隙还在不停的颤动,带着年轻女人的体香充斥着他的鼻间,真香??!他很想直接趴上去,对着那撩人缝隙一顿啃咬,再掏出那根早已生硬的铁棍,狠狠的插下去,让儿媳妇在他粗暴的动作下扭动尖叫。

如果这样插下去,儿媳妇肯定反应不过来。

老刘想到这里,呼吸瞬间粗重,控制不住的拉开了裤裆的拉链。


在【琴儿书社】这个微信公众号,回复书号:568, 阅读全章节。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 收藏

最新评论(1)

Powered by 相山新闻网 X3.2  © 2015-2020 相山新闻网版权所有

最新红包扫雷娱乐平台